莆田:今天:
投稿信箱
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首頁 > 仙游新聞網>文體>
寒露:詩意的棲居
2019-10-15 09:43:24?張金湘?來源:仙游今報  責任編輯:林婧晶  

寒露菊芳,清秋多一縷冷香。

池塘芰荷為衣,田野晚稻歸倉;山邊芙蓉冷,鄉間花生落;秋水漸老,梧桐飄黃。夜始長,晝始短;煙水蒼茫,夢境無邊。

一滴寒露,一場夢。

蜚山的大“飛”夢寫在紅葉上。并不是山似“蜚”一樣的險惡,而是因為山的臥姿和象征意義,在我家的八樓大陽臺往北眺望,蜚山更像是一座躍躍在“飛”的山。滿山的樹林,這兒一叢白,那里一溝黃,間或又有一坡綠一坡紅。上蒼賦于大自然瑰麗無比的色彩,這樣的斑斕帶給人們心曠神怡,不時有驚奇的聲音喊醒蜚山棧道的沉靜。這自然界最自然最純情的水墨,如夢幻般恣意地涂抹著、流淌著、跳躍著,漫向山野的邊際。但是紅色依然是寒露為蜚山著裝的主要色彩。能想到所有楓葉的顏色,在這里應有盡有,即便是同一棵樹,老枝與新梢的顏色也大不相同。蜚山是山坡巖石地,瘦骨嶙峋,并不是樹木們理想生活的地盤。為了生存,這里的楓樹放慢了長高的速度,選擇了低矮壯實的身材,但這不影響它們知時節一般地開演斑斕的色彩秀。

紅葉如霞似錦,如詩如畫,飄飄揚揚。“飛山”的夢啊,飛啊飛。

九龍巖瀑布從蜚山山峽里奔流而下,優雅地掛在前川。峽谷的上端是富洋村,那是仙游喧囂城區的一處“外宇宙”。峽谷深處有人家,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處”,再加上通往尋訪“隱士”的小路上,片片紅葉落滿蹊。在這樣的山間小路上穿行,此情此景,很自然地會讓人涌起一股俯拾一片“紅葉”、一讀“題詩”的沖動。

2005年重陽節的那場師生聚會,注定是彪炳石蒼五湖小學史冊的一次盛會。一群1955年畢業于興泰里“潯陽中心小學”的“老驥”們,50年后再次相會于已經易名易址的母校。喝酒,聊天,談古,論今……寫下了一首首膾炙人口的“九·九”詩篇,宣誓著“志在千里”的夢想。

光陰冉冉,緊抓著歲月的手,佇立于藍天下,看悠悠往事劃過后留下道道痕跡。依稀,青春年少的他們,朝著風華正茂的他們走來,笑意盈盈,那一刻,小鹿撞懷……這一刻,一夜寒露至,收藏了金秋。有了滄桑,枯草暗藏,紅塵往事,都有了一些故事里的膠片,一張一張翻過去,有不盡的情懷在流淌。這一聚,遍插茱萸緬懷故人;這一聚,天涯枯草話斜陽;這一聚,古稀高齡的父親和他的36位師生們互相握手了再握手,碰杯了再碰杯,共祝愿身體好,夕陽紅。

他們互道珍重:天涼要加衣,再過五十年,我們再相聚。

我們“登高”采集野果子吃。這個時候,山上的野果也都成熟了,哪里有野果子哪里就有我們的身影。野果的種類多,也都是“好果”,貓屎瓜、牛卵坨、桃金娘、松果、黃皮果、龍葵、冷飯團、米泡、棠梨子、野地瓜、錐栗,還有我們最愛吃的車前子。什么野果子能吃我們都采下來吃了,我們的舌尖也因此嘗遍了酸甜苦辣。

寒露了。冷空氣已有一定勢力,氣溫快速下降,深水處太陽已經無法曬透,魚兒便都向水溫較高的淺水區游去,有了釣絲常伴柳絲懸的好時機。

小伙伴們一起去“秋釣邊”。溪小,沒有“白露橫江”的赤壁氣勢;水不深,疏影橫斜水清淺;魚少,有限魚兒翻翠浪;釣者多,一丈清溪三丈線,何處溪魚來上鉤。供銷社買回了金色的魚鉤,彈絲線,屋后的細竹桿做釣桿,蘆葦桿子做浮標,牙膏殼溶化了鑄成的小錫柱做沉錘,肥土堆里刨出來的蚯蚓做釣餌。我們便相約黃昏后,“蓬頭稚子學垂綸,側坐莓苔草映身;路人借問遙招手,怕得魚驚不應人。”縱是“裝備”如此“精良”,釣得如此認真,卻一直是乘興而去,空手而歸。

母親嘲笑我:你是要去看溪呢,還是要去討魚?

露水是寒冷的,但還遠沒有達到要凝結的程度。若不是如此,那寒露豈不是搶掉了霜降的飯碗。古人將一年的天氣如此分割實在是一種大智慧。他們用它來經營農業,而今人則需用它來詩意地棲居。

秋風帶走綠意,金黃色的世界里飄蕩著遠去的溫柔,喜鵲不再鳴叫,再也見不到大雁展翅。蓬松的冬鳥哆嗦在樹枝上,享受著最后陽光溫暖的賜予。忙碌的小松鼠,著急地搬運著松果儲存冬糧……場院中的老大爺,依然在棋盤上博弈著,陽光下,他們的身子和縱橫交錯的車馬炮,在拼殺間拉長了影子。

主辦:中共仙游縣委宣傳部 承辦:仙游縣互聯網新聞中心 [email protected] All Rights Reserved
聯系電話:0594-8261096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4-8261096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:0594-2232318
省委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版權所有@仙游新聞網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閩ICP備09045150號
快乐十分开奖纪录